順豐國際集運線上客服正文
中新網首頁|安徽|北京|上海|重慶|福建|甘肅|貴州|廣東|廣西|海南|河北|河南|湖北|湖南|江蘇|江西|吉林|遼寧|內蒙古|寧夏|青海|山東|山西|陝西|黑龍江|四川|香港|順豐國際集運線上客服|兵團|雲南|浙江
我們的微信

齊鵬飛:香港選舉制度為何非改不可?

2021-03-08 15:48:44 來源:中國新聞社
字號:

  作者:齊鵬飛

  十三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正在審議《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完善香港特別行政區選舉制度的決定(草案)》,依法行使中央對香港特區的全面管治權,行使中央對香港特區民主政制發展的決定權、主導權、監督權,履行全國人大作為國家最高權力機關的憲制權力、責任和義務,從中央層面修改和完善香港特區選舉制度。

  這是確保“一國兩制”方針得以全面貫徹,確保“一國兩制”方針之“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和“保持香港長期繁榮穩定”之初心和根本宗旨得以全面落實,確保“一國兩制”方針“不會變、不動搖”和“不變形、不走樣”指導思想得以全面落實,確保國家憲法和香港基本法共同構建的香港特區憲制秩序不受損害,確保香港特區民主政制發展在正確的軌道上行穩致遠,確保“愛國者治港”根本原則以制度形式全面保障,確保香港特區管治權牢牢掌握在中央和香港特區愛國者手中的治本之策,其必要性、重要性不言而喻。

  為何改:現行選舉制度存在嚴重漏洞

  香港迴歸20餘年來,在“一國兩制”香港實踐取得了舉世矚目巨大成就的同時,也出現了一系列新情況新問題、新挑戰新風險。

  香港社會各個階層、各界人士中的一部分人對於中央政府“一國兩制”方針的初心和根本宗旨,從來都不是全部、全面認同和接受的。他們對於“一國兩制”方針以及香港基本法的理解和貫徹,不僅根本談不上全面準確,而且是有意識地加以肢解、加以割裂,有選擇地取捨。

  他們拒不承認“一國兩制”是一個完整的概念、香港基本法是一個統一的整體。他們將“堅持一國原則”和“尊重兩制差異”割裂並對立起來,不認同、不接受“一國”是“兩制”的基礎和前提;他們將“維護中央全面管治權”與“保障特別行政區高度自治權”割裂並對立起來,不認同、不接受中央擁有全面管治權是特區行使高度自治權的基礎和前提;他們將“發揮祖國內地堅強後盾作用”與“提高港澳自身競爭力”割裂並對立起來,不認同、不接受“祖國內地因素”是“香港經濟發展和經濟繁榮”的基礎和前提。

  他們以“民主派”“泛民主派”和“本土派”“真本土派”自詡,實際上是“逢特區政府必反”“逢中央政府必反”的極端反對派。他們中的少數極端分子甚至幻想在香港迴歸以後、在中國中央政府對香港地區恢復行使主權以後、在中國中央政府直轄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以後,仍然可以在某種程度上、某種範圍內使“資本主義的香港”與“社會主義的祖國內地”有效隔離或分離,使香港擁有“完全的政治實體”或“半政治實體”的超然地位。從“香港價值至上論”“香港利益至上論”一直到“香港城邦輪”“香港民族自決論”“香港獨立論”,在這一“反華反共”的危險道路上越走越遠。

  在他們的背後,還有西方一些勢力在遏制和封堵中國的支持和干預。如此,基於這些消極因素作祟,香港迴歸20餘年來,香港社會的政治生態演變已經日益逼近中央“一國兩制”方針的初心和根本宗旨之不可觸碰的底線。從“反二十三條立法”運動、“反國教”運動一直到非法“佔中”“旺角暴亂”“修例風波”等等極端事件層出不窮,致使一時間“港獨”猖獗、“黑暴”肆虐、“攬炒”橫行,香港特區“一國兩制”行穩致遠前景堪憂。

  其突出表現就是“愛國者治港”根本原則沒有得到全面貫徹和充分體現,大批反中亂港分子、“港獨”等激進分離勢力在境外反華反共勢力的支持和扶助下通過各級各類選舉進入特區治理架構,包括立法會、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等重要機構,成為公職人員,“利用建制反建制”,極大地衝擊和損害了中央對於香港特區民主政制發展的決定權、主導權、監督權和對香港特區的全面管治權,使“愛國者治港”這一常識性的政治安排懸空。

  產生這一政治現象的關鍵性癥結,就在於香港特區現行的選舉制度存在着不能切實有效保障“愛國者治港”根本原則全面落實的嚴重漏洞和缺陷,已到非改不可的嚴峻關頭。

 

  怎麼改:“決定+修法”兩步走

  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提出堅持和完善“一國兩制”制度體系的重要命題,已正式開啓了對“一國兩制”香港實踐的正本清源、撥亂反正。此後,在2020年上半年,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出台“5?28決定”和香港國安法,率先從國家層面建立健全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填補香港特區在維護國家安全方面法律漏洞,有機構築了“一國兩制”香港實踐正本清源、撥亂反正的“底線思維”和底線制度保障。在2020年下半年,全國人大常委會出台“11?7解釋”和“11?11決定”,明確重申香港相關公職人員必須履行對於國家、對於中央“政治忠誠”義務以及“愛國愛港者治港”“反中亂港者出局”的基本原則,使“一國兩制”香港實踐正本清源、撥亂反正進程邁出了實質性步伐。

  今年,中央和國家有關部門在綜合分析和全面評估的基礎上,認為有必要從國家層面修改和完善香港特區選舉制度,並且主要是修改和完善香港特區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和立法會的產生辦法。也就是説,考慮到保持香港特區相關制度的連續性和穩定性,本次修改和完善香港特區選舉制度,只修改香港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不涉及修改香港基本法正文。

  本次全國人大出台關於修改和完善香港特區選舉制度的重要決定,將此項工作分步予以推進和完成。

  第一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根據憲法和香港基本法、香港國安法的有關規定,作出關於完善香港特區選舉制度的決定,明確修改完善香港特區選舉制度應當遵循的基本原則和修改完善的核心要素內容,並授權全國人大常委會根據本決定修改香港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

  第二步,全國人大常委會根據憲法、香港基本法、香港國安法和全國人大有關決定,修訂香港基本法附件一《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和附件二《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的產生辦法和表決程序》,修訂後的附件一和附件二將對香港特區實行的新的民主選舉制度作出具體明確的規定。在國家層面完成對附件一和附件二的修訂後,香港特區將據此對本地有關法律作出相應修改。

  其核心是以對香港特區選舉委員會重新構建和增加賦權為核心進行總體制度設計,調整和優化選舉委員會的規模、組成和產生辦法,繼續由選舉委員會選舉產生行政長官,並賦予選舉委員會選舉產生較大比例的立法會議員和直接參與提名全部立法會議員候選人的新職能,通過選舉委員會擴大香港社會均衡有序的政治參與和更加廣泛的代表性,對有關選舉要素作出適當調整,同時建立全流程資格審查機制,進而形成一套符合香港實際情況、有香港特色的新的民主選舉制度。

  改什麼:全面落實“愛國者治港”

  今年年初,習近平主席在聽取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述職報告時明確指出:“要確保‘一國兩制’實踐行穩致遠,必須始終堅持‘愛國者治港’。這是事關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事關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的根本原則。只有做到‘愛國者治港’,中央對特別行政區的全面管治權才能得到有效落實,憲法和基本法確立的憲制秩序才能得到有效維護,各種深層次問題才能得到有效解決,香港才能實現長治久安,併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作出應有的貢獻。”這一重要論述,是對香港迴歸以來“一國兩制”實踐經驗的高度提煉,是對“一國兩制”實踐規律的深刻揭示,指明瞭“一國兩制”實踐行穩致遠、保持香港長治久安的方向。

  “愛國者治港”根本原則,是“一國兩制”方針的初心和使命,是應有之義和核心要義。其中心思想就是:中央直轄的特區要由愛國者治理,香港特區的管治權必須牢牢掌握在對國家、對中央有“政治忠誠”的愛國者手中。也就是説,必須全面準確理解貫徹“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方針政策,是辯證統一、密不可分的三句話:即“一國兩制”——“一國”是“兩制”的前提和基礎;“港人治港”——核心是“愛國者治港”;高度自治——是中央授權和確保中央全面管治權的高度自治。

  “愛國者治港”思想,是“總設計師”鄧小平最早提出並明確闡釋的。1983年6月鄧小平指出:“港人治港要有什麼條件?只要一個條件,就是愛國者。什麼是愛國者?贊成、主張祖國統一的就是愛國者。”

  1984年6月鄧小平指出:“港人治港有個界線和標準,就是必須由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來治理香港。……什麼叫愛國者?愛國者的標準是,尊重自己的民族,誠心誠意擁護祖國恢復行使對香港的主權,不損害香港的繁榮和穩定。”

  2014年,中央發表的第一個專門論及香港問題的政策白皮書——《“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中關於“愛國者治港”規範表述,就是以鄧小平的有關重要論述為依據而進行的集中而具體的闡釋。其中明確有言:“對國家效忠是從政者必須遵循的基本政治倫理。”“愛國是對治港者主體的基本政治要求。”

  也就是説,只有以“愛國者治港”根本原則為依歸,對現行存在重大漏洞和缺陷的選舉制度進行全面的修改與完善,香港特區的民主政制發展,才能在唯一正確的軌道上,按照切合世情國情區情以及依法依規、循序漸進、均衡參與、行政主導之“遊戲規則”取得歷史進步,才能確保中央對香港特區的全面管治權,才能確保香港特區的管治權牢牢掌握在愛國者手中。

  誰來改:中央主導下進行

  作為中央直轄的特區,香港的管治權必須掌握在愛國者手中,這是一條基本的政治倫理。試問世界上有哪個主權國家會把其轄下任何一個地方的管治權交給內心根本不認同自己國家和民族、對自己國家和民族毫不忠誠、心甘情願充當外國勢力政治代理人的那些人手中呢?甚至交給那些鼓吹和從事分裂國家活動、損害國家根本利益的人手中呢?對管治者的愛國立場和相關政治資格作出嚴格要求是世界通例。

  同理,任何一個主權國家也有不可剝奪亦不可迴避的憲制權力、責任、義務,對其轄下地方已經出現嚴重漏洞、出現危及國家主權和國家安全情形、出現不能保障愛國者掌權的選舉制度,進行全面的修改和完善。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31條規定:“國家在必要時得設立特別行政區。在特別行政區內實行的制度按照具體情況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法律規定。”與此相適應,其第62條第14項規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決定特別行政區的設立及其制度”。也就是説,創設特區、建立特區制度,權力在中央。選舉制度是香港特區政治制度和政治體制的重要組成部分,修改和完善其選舉制度必須在中央主導下進行。

  事實上,香港迴歸20餘年來,香港特區民主政制發展進程的每一步推進包括歷次重大選舉制度的修改和完善,也都是在中央的主導下實現的。

  香港迴歸20餘年來,中央政府始終堅定不移按照香港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的規定,真心誠意推動香港民主政制循序漸進向前發展,最大程度保障廣大香港居民行使民主權利。修改和完善轄下地方作為其政治制度和政治體制有機組成部分和重要內容的選舉制度,歷來是“中央事權”,在任何主權國家都是如此。

  香港迴歸20餘年來,特區民主政制發展最重要的歷史經驗和現實啓示,就是必須尊重和認同中央是特區民主政制發展包括其選舉制度必要修改和完善之“總設計師”“總工程師”“總監理師”的歷史事實和政治地位,必須尊重和認同中央是特區民主政制發展包括其選舉制度必要修改和完善之“火車頭”“發動機”的歷史事實和政治地位,尊重和認同中央政府是特區民主政制發展包括其選舉制度必要修改和完善之“最大民主派”的歷史事實和政治地位。

  (作者為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中國人民大學台港澳研究中心主任)

(編輯:孫亭文)